<tr id="orpfc"><delect id="orpfc"></delect></tr>
<acronym id="orpfc"><menu id="orpfc"><wbr id="orpfc"></wbr></menu></acronym>
      <blockquote id="orpfc"></blockquote>
      • 用戶名
      • 密碼
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 > 河南能源 > 行業聚焦
      電力部門負責人回應電荒:缺電現象仍未探底
      時間: 2011-05-18  來源: 新華網   編輯: 王瑞豐

      圖表:我國多地遭遇反季節“電荒” 新華社



        新華視點·焦點面對面

        如何應對“電荒”加???--對話電力部門相關負責人

        眼下,從浙江到湖南,從華東到華中,淡季“電荒”呈現蔓延之勢,并且開始影響百姓生活。夏季用電高峰即將來臨,又將“荒”到何種程度?什么原因導致今年缺電這么嚴重?應對“電荒”加劇有何舉措?帶著這些問題,新華社“新華視點”記者采訪了電力監管部門、電力行業協會和供電企業有關負責人。

        “電荒”到底“荒”到何種程度?

       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統計部主任薛靜:今年將是自2004年大缺電以來缺電最嚴重的一年,而且還沒有“探底”。開年以來,全國電力供需持續旺盛,1至4月全國發電量和用電量同比分別增長12.6%和12.4%,處于近年高位。2-4月本是用電“淡季”,卻從東部到中部多省市出現較大用電缺口。

        國家電網公司營銷部主任蘇勝新:4月份以來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重慶缺電最突出,其中湖南電網最大限電負荷達到570萬千瓦,占該省實際用電需求的33.7%。

        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辦公廳副主任俞燕山:從最近一周監測情況來看,重慶、湖南、安徽等地出現拉閘限電;浙江、貴州、廣東、湖南、江西等地實行錯峰用電;從中西部青海、湖北、湖南等傳統缺煤省份到山西、陜西、河南等產煤大省都出現了缺煤停機現象。

        記者:夏季“電荒”會不會加???

        薛靜:今夏供需形勢將呈現“缺口出現更早、范圍有所擴大、強度有所增強”的新特點。保守估計全國供電缺口在3000萬千瓦左右,相當于兩個安徽或三個重慶的發電裝機容量。

        蘇勝新:如果電煤供需矛盾進一步加劇,旱情繼續影響水力發電,并且出現持續異常高溫天氣,電力缺口將擴大到4000萬千瓦左右。

        記者:今后幾年“電荒”會不會持續?

        薛靜:目前發電源在建規模嚴重不足,加上火電建設積極性降低,將造成今后幾年火電投產規模不合理地快速下降,不能滿足電力需求的增長,預計在“十二五”中期的2013年電力供需矛盾將更加突出。

        蘇勝新:未來兩年電力供需緊張形勢將不斷加劇。預計2012年最大電力缺口約5000萬千瓦,2013年若情況得不到改觀最大電力缺口將超過7000萬千瓦。

        哪些因素導致今年“電荒”特別嚴重?

        薛靜:供需矛盾、煤電價格矛盾、電力結構性矛盾等多重原因疊加,導致今年“電荒”特別嚴重。

        記者:今年“電荒”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
        俞燕山:除了用電需求旺盛、部分地區水力發電不足之外,最主要原因是電價機制沒有理順。市場化的煤價持續走高,使得火電企業的發電成本上升,但由政府管制的上網電價卻不變,火電企業越發電越虧損,生產積極性受到打擊。一些地方出現火電企業缺煤停機或以檢修為名停機的現象,多數火電大省的生產能力并沒有得到充分發揮。

        薛靜:電力本身的結構性矛盾不容忽視。我國能源資源集中在西部,而用電需求集中在東部,呈現逆向分布的特點。近期結構性矛盾尤其突出表現在:新增發電裝機的區域分布不平衡,用電需求大的東中部地區新增發電裝機較少;電源和電網建設不同步,尤其是電網建設滯后使得西部的電不能充分送到東中部;火電新增規模下降,使得總發電裝機容量的有效發電能力增長不足。

        用電需求旺盛而供給不足也是重要原因。伴隨經濟平穩較快增長,12%以上的用電增長速度有其合理性,但今年以來東中西部均出現工業特別是重工業用電的強勁反彈,凸顯我國依靠重工業拉動經濟增長的慣性仍在,“十二五”開局之年的經濟結構調整和節能減排任重道遠。

        蘇勝新:另外,跨區域輸電能力不足,造成“東部缺電,西部窩電”。今夏東北、西北電網電力富余2700萬千瓦,但由于跨區電網建設滯后,輸電通道不足,無法送到缺電達3000萬千瓦的華北、華東和華中地區。

        記者:此輪“電荒”是因為發電裝機容量不足嗎?

        俞燕山:當前我國發電裝機容量充足,火電機組開工率并不高。反映機組是否“開足馬力”的“火電設備利用小時數”處于低位,去年這一數值是5031小時,遠低于2004年的5991小時。今年一季度火電利用小時只比去年同期增加5小時,表明不是裝機不夠而是價格扭曲影響火力發電積極性。

        薛靜:還要注意到,當前雖然發電裝機容量足夠,但裝機結構發生了變化。風電等新能源裝機比例擴大,其有效發電能力卻只有火電的一半,使得總的新增裝機容量看起來大,有效發電能力卻不夠多,趕不上用電需求的增長。去年新增裝機增幅為10.2%,比用電需求的增長低2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如何走出“電荒”困局?

        俞燕山:必須解決火電企業越發越虧的問題,以提高發電企業儲煤積極性和發電意愿。同時,加強電煤產運需協調銜接,按照國家發改委近期《關于切實保障電煤供應穩定電煤價格的緊急通知》要求,確保重點合同煤價格不漲價并且保質保量執行合同。一些地區煤炭出廠后的運費和中間環節收費占到煤價的近一半,也應清理這些不合理的涉煤收費。

        作為電力監管部門,我們要確保不因技術和人為原因加重“電荒”。同時,鼓勵跨區電力市場交易,在富電和缺電地區之間進行調劑。

        蘇勝新:必須保障居民用電。國家電網公司將按照“有保有限”的原則,嚴格控制“兩高”企業、產能過剩行業和不合理用電需求,督促納入有序用電方案的企業落實限電指標,讓電于民。

        但要看到,部分地方政府為保GDP和稅收增長,讓一些大型工業企業和高耗能企業繼續開足馬力,加大了有序用電方案的實施難度。

        國家電網公司還將加大跨區電力調度,最大限度發揮跨區跨省通道的輸電能力,重點支援嚴重缺電地區。

        記者:破解“電荒”有何長遠之策?

        俞燕山:要理順煤電價格關系,真正讓市場機制發揮作用。實現煤價、上網電價和銷售電價的聯動,使煤企、發電企業和供電企業的利潤均衡合理化,調動各方生產積極性。還要推進電價改革,做好居民階梯電價、分時電價等的制度設計,使電價能夠真正反映電力資源的稀缺程度。

        薛靜:解決電力結構性矛盾要加快調整電力結構。按照“控制東部、穩定中部、開發西部”的原則,在中東部嚴控火電建設規模,在西部加快大水電、大火電、大風電、大核電等綜合能源基地的建設,同時加大調峰電源和電網的配套建設,把西部的電有效送到中東部。

        蘇勝新:加快建設跨區域、遠距離的特高壓電網,擴大“西電東送”規模。一批特高壓輸電工程若能在今明年獲批建設,到2014年可較好緩解結構性“電荒”。(鄭曉奕、鄭瑋娜)
      發表評論 共有0條評論
      用戶名 密碼

      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免费手机 在线观看免费播放AV片 sepap88在线观看视频最新 亚洲欧美v国产一区二区三区 一级A片免费

      <tr id="orpfc"><delect id="orpfc"></delect></tr>
      <acronym id="orpfc"><menu id="orpfc"><wbr id="orpfc"></wbr></menu></acronym>
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orpfc"></blockquote>